最新赚钱数据|96.2%的用户都不花钱,斗鱼靠这个上市了-星恒网赚

最新赚钱数据|96.2%的用户都不花钱,斗鱼靠这个上市了

作者:星恒网赚日期:

分类:星恒网赚

文|孙玉柱严墨主编|陈晨

经过多次挫折,斗鱼终于上市了。北京时间7月17日晚,直播平台斗鱼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开盘价为11.02美元,较发行价11.50美元下降4.17%。截至收盘,宇都股价为11.50美元,与发行价持平,星恒网赚,总市值为37.3亿美元。

腾讯是斗鱼的最大股东

视力数据显示,斗鱼在正式上市前已经经历了六轮融资,最近一轮是腾讯2018年的6.4亿美元战略投资。根据招股说明书,腾讯目前是斗鱼的最大股东,持股43.1%。

7月9日,斗鱼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最新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斗鱼的收入为14.89亿元,扭亏为盈,净利润为1820万元。然而,第一季度斗鱼的营业利润仍然为负,亏损4850万元。净利润主要来自利息收入和外汇收入。

只有3.8%的用户会付费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斗鱼每月活跃用户总数为1.59亿,每月活跃用户仍以个人电脑用户为主。就付费用户而言,付费用户总数和付费用户渗透率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增长,第一季度付费用户数量达到600万。类似于前面列出的虎牙直播,3.8%付费用户对斗鱼的渗透率仍然很低。

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斗鱼目前的收入结构仍然以虚拟礼品销售等直播收入为主,而来自广告、游戏分销等渠道的收入相对较低,现金流不强。

赚钱完全取决于锚。

北京时间7月17日晚,斗鱼现场直播邀请了平台的一些头锚来到上市铃声响起的网站。四个被邀请的主持人,徐旭保保、PDD、yyf和Nvliu,都是各自领域的主持人。大数据平台小葫芦数据直播显示,斗鱼也是头锚最受欢迎的直播平台之一。

根据小葫芦的数据,斗鱼目前收到93%的高质量头部锚礼物。对于直播收入占90%以上的斗鱼来说,上市后平台的利润取决于头锚。

2019年第一季度,斗鱼的主要竞争对手虎牙人寿实现净利润1.313亿元,同比增长94.1%,连续六个季度盈利。宇都登陆纳斯达克后,这两个游戏行业巨头之间的竞争在未来可能会变得更加激烈。

幸福网赚联盟一条差评背后的利益链:职业差评师组团敲诈,商家用户与平台博弈 - 骗术揭秘

差评师

糟糕的评论家是这个生态中的幽灵。他们已经理解了卖家对糟糕评论的恐惧,并经常要求数倍于商品价格的“补偿”。

一个“爆炸性”产品突然有了不好的评论。网上销售原创服装的赵磊(化名)紧张地联系了给出不好评论的买家。幸运的是,这不是一个专业的坏法官。

糟糕的评论家是这个生态中的幽灵。他们已经理解了卖家对糟糕评论的恐惧,并经常要求数倍于商品价格的“补偿”。

不好的评论背后是生态。负面评论是公开的。当潜在消费者看到不好的评论时,他们会把商品从购物车里拿出来吗?不好的评论会被记录下来。当平台看到这个糟糕的评论时,它会减少到商店的权限流吗?

如果这不是恶意的坏评论,赵灿雷呼吁平台删除?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近日发布公告,征求公众对新起草的《网上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它旨在规定在线交易运营商不得删除用户的不利评论。

用户评价不仅出现在电子商务中,还出现在外卖、视频、论坛等互联网产品中。不良评价直接影响产品和服务的推广。可以说,用户评价已经成为高度互动的互联网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监管机构、互联网平台、企业和消费者应该如何围绕不良评论引发的利益紧张,玩游戏来维持生态健康?

糟糕的鉴定人:集体勒索和敲诈

赵磊2008年大学毕业后和朋友一起创业,他认为不好的评论对商家的经营有很大影响。一两个不好的评论会使爆炸性产品的流量急剧下降。说十几个不好的评论会搞垮一家网上商店并不夸张。

“也有消费者在不满意时给出不良评论的情况,也有消费者用不良评论报复商家而没有得到理想折扣的情况,但毕竟这只是少数。我怕我怕那些别有用心、想敲诈勒索、评论不佳的人,小东网赚,也就是所谓的专业不良评论者。”赵雷说。

这些职业批评家是什么样的人,企业憎恨和害怕他们,他们将如何受到法律的惩罚?

深圳法院以敲诈罪判处7名“90后”法官7个月至2年不等的刑期。这是针对职业法官的最新刑事案件。

2017年3月,淘宝店主童某看到一个“爆发”的电脑主机收到了一个有点奇怪的坏评论,他的店里几乎没有坏评论。

“我店里所有的商品都有3C认证和质量和保真度都很好的采购发票,但是这种糟糕的评价花了很多力气才写出400多个字,我不得不说我的产品有质量问题。”

买方不接受童提出的各种解决方案,如退换货、退换货、允许对方用票报销维修费用。经过一番沟通,对方索赔8888元作为“赔偿”,并没有归还电脑。

童某选择报警。深圳龙华警方最终逮捕了曾某和其他7名犯罪嫌疑人,他们利用不良评论向企业勒索钱财。七名法官都是“90后”。最大的出生于1991年,最小的刚满20岁。

2018年6月,深圳龙华法院对这批法官做出刑事判决。在审理此案后,法院发现这七名嫌疑人故意威胁说要进行不良评论,并多次向店主勒索钱财。这七名嫌疑人被判犯有敲诈罪,并被判处7个月至2年有期徒刑和罚款。

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判决,七人团伙犯下了15起罪行,用同样的方法勒索钱财,最高金额为8888元,最低金额为1500元。他们从被勒索的商人那里购买的所有电脑都被退回,没有退货。

糟糕的专业法官形成了一个行业。据报道,专业评论家姜慕龙成(Jiang moulong cheng)已经建立了一个在线“蓝宫糖尿病联盟”,通过QQ、微信等平台招募学生跟踪他的“敲诈行为。

姜慕龙首先招收“恶意差评”学生,每个学生都要缴纳1600元(专业水平)或2800元(凌影水平)的会费。培训结束后,“导师”(业内术语是“老鸟”)将在几个著名的电子商务平台上搜索目标网上商店作为敲诈目标。

他们每次都有一到五家网上商店被敲诈。网上商店完成交易后,高年级的“老鸟”带着“小白”学生出于各种原因向卖家要钱。敲诈卖家后,他们还会要求卖家在店铺首页添加“蓝色宫殿”(blue palace)LOGO,声称这表明店铺受到他们的“保护”,其他恶意评论者不会来任何麻烦。

由于公安执法机关的刑事攻击和电子商务平台的民事诉求,专业评价差的现象明显收敛。

早在2013年,在该国首例恶意法官案件中,由被告牟阳为首的12名“恶意法官”被法院判处勒索和罚款。2019年1月,该国第一个电子商务平台诉法官案获得裁决。杜军和其他三人被淘宝告上法庭,他们被判犯有敲诈罪,并接受了刑事判决。他们最终共同赔偿了淘宝1元的损失和2万元的合理费用。

七名“90后”法官刚刚被判向电子商务平台支付赔偿金。

消费者:不好的评论是我的合法权益

根据消费者周蕙(化名),不良评论是她的权利。

"消费者和企业在不良评论问题上总是有不同的立场."周蕙非常清楚,不良评论引起争议的原因是企业和消费者之间存在着自然的利益冲突。

#p#分页标题#e#

“人们依靠什么在虚拟世界中建立信任,难道不是平台上积累的评价吗?如果网络上的产品和服务是好是坏,评估必须相应地高或低。对于企业和服务提供商来说,不好的评论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收入,但消费者并不满意。表达出来有什么不好?”周蕙说。

根据周蕙的经验,消费者给出不好的评价有很多原因,比如购买一件衣服时的色差、糟糕的物流服务体验、订购外卖时的错误品味...

有一次,当她坚持要客户服务时,她坚持要展示不好的评论。

“当时,正是我糟糕的消费经历给了商人一个不好的评价。这种负面的评论很明显,但第二天我看到它时,它就消失了。”周蕙直接向平台客户服务部投诉。客服告诉她,因为商家抱怨这不合理,并在评估通过后隐藏了评估内容。

周惠认为,应该有一个更客观的方法来评价一个评价是否合理以及如何衡量标准,而不是在这个问题上给予商家太多的权力。否则,评价系统将呈现有利的评价,而不利的评价将被处理掉,因此对消费者没有参考价值。

互联网平台:谁决定删除还是不删除

商人、消费者和专业法官都被扔进了为贫困法官的利益而争论的平台。

《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记者了解到,一些平台将限制评论不佳的商店和商品的流通。然而,对于不合理的不良评论,它为企业提供了上诉的渠道。上诉成功后,有限数量的不良评论将被删除或隐藏。

事实上,由于评价过于主观,现行法律法规没有明确界定什么是恶意评价,如何规范恶意评价,甚至相关规定也存在争议。

2019年正式实施的《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平台运营商不得删除消费者对其平台上销售的商品或提供的服务的评价。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于4月30日发布公告,征求公众对《网上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的意见。该法规定,网上交易经营者不得通过编造交易、编造用户评价、删除用户不良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误导性商业宣传,欺骗或误导消费者。

职业坏法官和恶意坏法官的消失现象会增加吗?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告诉《21世纪商业先驱报》,是否删除不良评论已经引发了电商法立法过程中的一场大讨论。

朱伟认为,首先,原则上不能删除。其次,对于恶意、侵权和非法评价,评价者应承担法律责任。现在实名制已经实现,可以根据可追溯机制找到它们。

就像发布恶意评估一样,删除恶意评估的权利也可能被滥用。

一旦在线交易运营商被允许删除用户的不良评论,他们可能会获得付费删除,或者平台要求商家“从中选择一个”的“筹码”。”朱伟说道。

但是如何规范职业法官呢?朱伟认为应该引入“通知-删除”的原则,企业在遇到恶意的不良评论后,应该向平台申诉,即通知平台。平台应通知发布此“通知”评论的用户,并根据透明规则删除评论。否则,评论者将不会知道是商家还是平台删除了评论,因此他们无法继续通过诉讼和其他渠道捍卫自己的权利。

确定删除规则并不意味着删除的结果将满足所有各方,毕竟恶意标准过于主观。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虽然专业不良法官和恶意不良法官仍然存在,但可以考虑一系列灵活的规则来保护平台的信用评估系统,遏制恶意行为。

一些平台企业已经在探索更合理的判断方法。

2012年12月,阿里巴巴推出公开审查机制,通过“公开评论”模式在线解决争议。据报道,在过去的六年里,已经解决了一亿多起争端。微信还引入了公众评论模式来审查“草稿清洗”问题,而滴滴则发起了公众评论会议。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